首頁 | 留言反饋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
        首 頁 公司簡介 公司制度 拆裝家具 服務項目 搬運現場 新聞動態 成功案例 搬家常識 收費標準 起重設備 聯系我們
        當前位置搬家常識 >> 在濟南幫人搬家20年!一個搬家工眼中的畢業生變化

        在濟南幫人搬家20年!一個搬家工眼中的畢業生變化


        在濟南幫人搬家20年!一個搬家工眼中的畢業生變化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大學畢業季來了,劉海生再一次周期性忙碌起來。這是他來濟南的第20個年頭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6月23日上午,劉海生(藍衣者)在王官莊小區八區里幫人搬家。今年是他來濟南的第20個年頭。

        因為幫人搬家,他在這座城市認識了很多人,目睹了太多的喜怒哀樂、五味人生。對每位搬家者來說,每一次體驗都不一樣,不一樣的家當行李,不一樣的人生閱歷,不一樣的心情故事:離開母校,搬家;跳槽,搬家;房租上漲,搬家;分手,搬家;房東提前收回房子,搬家……

        但無論如何迥異的人生,都會被打成包裹,塞進一輛車里,結束一段過往,開啟新的旅程。一同帶走的,還有回憶。

        畢業落腳,不愿去后龍住了

        “這些破爛,還要它干什么,扔了算了。”23日,在濟南大學西校區美術學院畢業班的女生宿舍樓下,宿管員有些不耐煩。

        “我為什么要扔掉?有些衣服我還沒穿過,還有幾件,是我男朋友送的。”老家江蘇淮安的龐紫說。

        “不要跟她瞎啰啰。”劉海生一把抓過早已打好的包裹,扔上三輪車,徑直向附近的中海國際社區駛去。在那里,龐紫和她的兩個舍友租了一套三居室,每人每月700元。

        前幾年給大學畢業生搬家,劉海生跑附近的后龍窩莊更多一些,這里一度被稱為濟南最大的“蟻穴”,房租以便宜聞名,每月一二百元就能租一間房,非常適合“窮學生”。

        “只是現在變了,學生家庭條件大都不差,不愿再住后龍那種臟亂差的房子。”劉海生說,目前在后龍住的更多的是一些下力氣的外地打工者。

        龐紫的視角則更本能:“后龍那一塊兒,人員復雜,對女生來講,不太安全吧!”

        改變的還有行李。20年前,劉海生剛初中畢業,從濰坊諸城來濟南投奔堂哥,在南辛莊一家糧油店負責進貨,三輪車就像雙腳,常伴左右。

        滿身的力氣,再加上好說話的脾氣,附近還有濟南大學,畢業季一到,大學生就愿意找劉海生幫忙,搬家生意就這樣開始了。他的三輪車,也恰好能裝下一個剛開始獨立生活的人的行李。

        “大學生會扔一些東西,撿回來照樣可以用,所以我特別理解宿管員勸學生扔東西的心態。”劉海生說。

        大學生離開校園時,行李無非三大件:書、衣服和鞋子。女生大多一股腦都搬著,這不舍得扔,那不舍得扔;男生則很豪放,大都扔了。

        “過去,大學生都喜歡留舊書,現在都喜歡留新書,舊書都在跳蚤市場賣掉了。”劉海生說,搬家路上談論的話題也在變,過去大都熱情奔放地談新工作,有編制、薪水高,如何如何好,好像要向整個世界分享他的快樂,他的前途無量。

        而現在,很少有炫耀工作的。大多數都說,先找份工作干著,不行再跳槽;或者邊工作邊考研。他們很少人打算“一條道走到黑”,把終生奉獻給第一份工作。

        東西變多了,話變少了

        做任何工作久了,都會有積累,搬家也一樣。

        初次幫忙,認識了一群活力四射的大學生,后來他們再搬家,或者同事搬家、同事的朋友搬家,都會打電話找到劉海生。他的專職搬家工作,就這樣從2002年開始了。

        為此,他買了輛廂式貨車,并精準地計算出這輛車的容量:如果塞滿所有縫隙,可以裝下120個標準紙箱、200個小拉桿箱。

        只是,哪有如此標準的人生。每個人的生活都不一樣,不一樣的遭遇,不一樣的愛好,不一樣的漂泊心情,造就了不一樣的搬家取舍。

        一次他去西市場附近搬家,緊張陰沉的氣氛籠罩著全屋,這是一對年輕情侶鬧分手,女生準備搬出來,所有她買的東西都要帶走,甚至連一包抽紙都不留下。

        到了樓下,她把一個還未拆標簽的毛絨玩具,惡狠狠地從車上丟下來,男朋友站在樓上的窗邊,目睹了這一切。

        “玩具是我過生日時,男朋友送的。分手了,解脫了,一切都過去了,我要忘掉所有的不愉快,開始新生活。”女孩說話很決絕,可能已傷透了心。

        事實上,毛絨玩具已成為很多女白領的標配。很多年輕女性挪窩,所有行李家當中,毛絨玩具幾乎占兩成,有的個頭還很大,甚至比女孩身高還高。

        這樣的女性一般都是獨居,或者與同性合租,搬家時也不見男性來幫忙,可能玩具能填補心靈的空白,帶來慰藉。

        有毫不留情的舍棄,當然也有常人難以理解的保留。一大學畢業剛兩年的男子從影山花園的樓房搬往堤口莊的城中村,一個破舊的衣櫥,說什么也要帶著,進門時,甚至得削掉一塊。

        “我知道這東西不值錢,但扔了再買,就要多花錢。”男子說,賺錢不易,得省著點花,“我不愿再過這種漂泊的生活,我要攢錢買房,在這座城市,有屬于自己的地盤。”

        說這話是因為前房東的強勢,對方要提房租,不然就讓他滾蛋,他感覺自尊心被傷害了。

        “與大學畢業前毫不留情地扔東西不同,工作后租房的男人們更節儉,很少扔東西。”劉海生說,生活教育人啊!

        而再次搬家的人,東西會多出來不少,鍋碗瓢盆都要帶著,還有拖把、垃圾桶、電視機,講衛生的還有迷你洗衣機。

        唯一少的東西,可能就是話了。在車上,他們大多沉默。

        貧困就貧困,怎么還隱形呢

        在搬家的路上,一些健談的年輕人會分享他們畢業后的人生經驗:要想多賺錢,就得多加班;抓住風口,豬才能飛起來;人生如草飄搖,活成什么樣,全看自己……

        有些詞,劉海生根本聽不懂,什么TOP10、殺馬特、好運絕緣體、老鹿蹣跚,客戶粘性、忠誠度、快消品,隱形貧困人口、隱形單身人口、隱形美貌人口等等。貧困就貧困,實實在在的,怎么還隱形呢?

        盡管不明白,劉海生還是盡力去聽。每當聽這些人高談闊論,他總感覺很長學問,期待著未來有一天,他能運用到搬家服務中去。即使用不上,至少能跟親朋好友拽拽詞兒。

        漸漸地,劉海生總結出一幅自己眼中的“濟南人畫像”:在高新區,住著一批年輕的創業者,總想用看不見摸不著的技術改變世界,聽聽感覺講得很有道理;在天橋區,住著一批經商的小老板,衣著花哨,白白胖胖;至于市中區、槐蔭區,則沒有很鮮明的特點,可能是老戶較多的緣故。

        因為搬家的緣故,劉海生見識了太多的門衛:大學的門衛好說話,說搬家,打個招呼點點頭就能進去;小區的門衛要求多,有時候得“孝敬”一下;政府大院,每人都得押身份證,如果發現有不良記錄,甭想進去。

        隨著年齡的增長,劉海生對90后年輕人也產生了偏見:“搬家中,他們聊得最多的就是享受,哪里有好吃的、好玩的,好像都很富裕的樣子,至于工作,談得不多。”

        不過去年開始的一次業務擴展,讓他意識到90后不容小覷:“我也在給共享單車企業搬運車輛,這些企業員工大多是90后,干起活來,執行力很強。”0后,干起活來,執行力很強。”
         

        搬運現場

        網站地圖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
        濟南搬家公司 濟南搬家 濟南光明搬家公司 版權所有 地址:山東濟南經十路西光明街39號光明街小學對門
        E_mail:guangmingbaijia@163.com  六區連鎖,就近派車.正規誠信快速服務,搬家熱線 0531--87920895.15552578534
        欧美日韩国产高清综合二区_亚洲日韩天堂在线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一在线观看视频